疯狂离队11人,山东鲁能却只低价引进1人,无奈中却透露着必然 受到疫情影响,中超联赛被迫推迟,同时受到巨大影响的还有球队的引援,很多外籍球员惧怕疫情临阵退缩。

山东鲁能同样受到了疫情的影响,外援最后时刻才敲定了匈牙利人卡达尔,之前一度来到济南体检的波黑中卫舒尼奇也是因此告吹。不出意外卡达尔将会是山东鲁能这个赛季唯一的引援,而目前山东鲁能一线队和预备队中离开的人数已经达到了11人,未来可能还会增加。

离队人数远多于加盟人数,这是山东鲁能近几个赛季的常态,而这个赛季的数字比例将更加突出,分析来看离队人员分为3种情况。

周海滨、崔鹏、刘震理、李微4位老将曾备受球迷吐槽,因为没有了双线作战任务,4人合同到期集体离队,状态保持最好的周海滨目前甚至还没有确定下家。

李松益、陈哲超、成源都是租借离队,这3人都是25岁以上的球员,具备还不错的能力,但同位置上有外援把持主力位置,加上伤病和政策限制等意外因素,他们在与其他队友的竞争中又处于劣势,离队只为能有更多的比赛机会。

陈蒲、杨意林、徐安邦三位年轻球员分别租借离队,他们是目前球队中比较重要的成员,年轻而且有一定潜力,但是在U23名额的竞争中很难脱颖而出,毕竟段刘愚已经达到了准主力的实力,同样回归的郭田雨、刘超阳、赵剑非也有很大的机会出场,甚至郭田雨有可能会继续租借武汉卓尔。年轻球员在涨球的阶段只有获得足够的出场时间才能从量变到质量。姚均晟连续外租获得足够的机会,从而还入选了国家队也得以重新回到球队,杨意林等也有机会复制姚均晟走过的路。德尔加多情况特殊暂且不表。

本土球员只出不进,外援也只是在足协增加外援名额后才以300万欧元低价引进了卡达尔,山东鲁能如此操作是无奈也是必然。足协的限薪和限制引援的政策规范了整个中超的引援走上了节俭的道路,同时作为国企近些年山东鲁能投资方国家电网对俱乐部费用的审批和使用也更加严格,盲目投资的情况下是不被允许的。

当然还有一点,鲁能足校成立20多年来也能给一线队不少的支撑,甚至中超16支球队都有出自鲁能青训的球员。引援主打性价比,集中挖掘青训人才,这也是山东鲁能未来发展的重要思路。